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 > 教师风采

甲秀小学校长汪伟:好学校,“苦”出来!

日期: 点击次数:   字号: 视力保护色:

 


微信图片_20180920114412.jpg


《起跑线:贵阳十所小学校长访谈录》第二期专访甲秀小学校长汪伟。“吃苦”是汪伟讲话中的高频词汇,汪伟校长诠释的“苦”,渗透在他对学校的认识,对教育的实践,对做人的思考中,他相信一个朴素的真理: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甲秀小学创办于1940年,至今已有78年历史,在贵州的教育史上留下了许多佳话。这所学校的师生今天如何看待它的历史?

上世纪四十年代,抗日战争爆发,大量难民涌入贵阳,随迁子女怎么上学成了大难题。创始人李幼章先生几经周折,终于在甲秀楼旁的观音寺(今翠微园)里找到一块地方办学堂,把原先的书院扩大成学校,进行大规模招生。

取校名的时候,有人提议“南城”,有人提议“南明”,也有人提议“甲秀”,最终李幼章先生拍板:“就叫甲秀小学!”他说,我们办的学校一定能“甲天下之秀”,我们的学校一定会培养出“秀甲天下、振兴中华”的人才。

 一个敌后方临时搭建的小学,一群因战乱被迫背井离乡的师生,他们想要“秀甲天下”,就先得“苦甲天下”。教学环境的窘迫算不了什么,我想他们一定是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,才出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年代的辉煌局面。


  当时,时任校长赵蓉霞、大队辅导王德妤作为代表受到了毛泽东主席、刘少奇主席、周恩来总理、朱德委员长的接见,甲秀小学因此蜚声国内。到了六七十年代,国家要评百强名校,甲秀小学仍然榜上有名,它也是贵州唯一一所上榜的学校。

甲秀的先行者“吃苦在前”,才有了今天的“甜头”。我相信,甲秀学子不仅对这段校史感到自豪,更会铭记这份“吃苦”的精神。

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家长认为学生的作业量很大,学生做不完。老师却说布置的作业并不多,是学生没有安排好时间。这件事情体现出来的家长和教师的意见分歧,你怎么看?

学习本身是一个吃苦的过程。你不苦,你不认真去做事,不可能取得成绩。给学生布置适当的作业是很有必要的,温故而知新,也是我一贯提倡的教学方法之一。学生通过不断地练习,从练习中发现自己没有掌握牢固的知识点,再加以强化牢固每门课的“根基”,学习才能步步为营。

但是,老师在给学生布置作业时有顾虑,“量”重了学生学习负担大,“量”轻了又怕学生成绩跟不上。对此,甲秀小学要求的是一二年级的学生,不布置书面的家庭作业,必要的作业,基本在自习课期间就让学生完成;三四年级的学生,基本布置40分钟以内的家庭作业;五六年级的学生,家庭作业布置,牢牢控制在一小时以内就能完成。

小学老师是一份非常辛苦的职业。甲秀的老师周一至周五每天在校时间达10小时以上。除正常上课以外,老师们还要抽午休时间轮流辅导学生。放学后的自习课,老师要对课上没有掌握知识点的学生或是接受能力不强的学生,进行知识点再次强化,保证每一位学生都不会“掉队”。


  关于作业量多还是量少产生的意见分歧,归根结底都是为了更好的培养孩子,家长和老师的初衷是一样的。我们有责任去建立良好的家校合作机制,让家长和老师有更多沟通的平台,增强双方的信任和合作。

甲秀小学的墙壁上、教室里、走廊中,随处可见学生们的书法的作品。有人说,甲秀小学把写字教育做成了德育教育,你怎么看?

从建国后的第一任校长开始,甲秀小学就非常注重对师生书写素养的培养,提出“端端正正写字,堂堂正正做人”的要求,以“习字养行、习字育人”。

儿童心理学家让·皮亚杰提出“玩中学、学中玩”的教育理念,我很赞同。但对小学生学习书法而言,不拿出“站如松,坐如钟”的定力,“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”的毅力,不想苦,只想玩,这“一撇一捺”就写不好,这“人”字就立不起来。当他写得一手好字,感受到了书法的魅力,磨砺了心智,获得了老师和同学的认可,他一定能感受到发自心底的快乐,这种更深层次的快乐,这才是“吃苦”的目的!

 甲秀的写字教育特色课程是面向全体学生开设的,对低年段的学生要求培养正确的书写姿势,写好铅笔字;对中年段的学生要求掌握钢笔的运笔,揣摩字形变化规律;对高年段的学生要求学写毛笔,了解汉字字体的演变过程,知晓中国书法历史。

写字教学开展数十年来,我们探索开发了《写字天天练》《书法练习之道》等校本课程,用修习书法的方式把师生的精气神凝聚在一起,在校园书法文化熏陶和浸润中,潜移默化达成育人目标。

听说你曾担任过紫云自治县教育局副局长,位置变了,角色变了,心态有何不同?

细算下来,我从事教育行业已经有34年了。不只任职过教育局副局长,我还担任过小学校长、小学教导主任、高中老师,也到省里的高校做过培训老师。从1998年起担任小学校长来,曾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骨干校长。曾经有机会改行去条件更好的工作环境,最后我还是放弃了,因为最想干的还是教师这一行。


  一个学校发展的好与坏,校长真是关键。校长不带头吃苦,谁跟着你干?

值得欣慰的是,从我任甲秀小学校长6年来,甲秀在南明区的小学教育教学质量监控中一直是全区第一。贵阳市在2016年、2017年做了两年的小学教育教学质量监控,甲秀小学也都是全市第一。这说明我们没有拖前人的后腿,还在延续高质量办学。

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